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內容頁

百人舉報陜西靖邊“涉黑團伙” 警方介入調查

  • 永利皇宮4233con網站
  • 2019-07-03
  • 249人已閱讀
簡介[摘要]今年以來,一則名為“百人舉報靖邊黑社會”的視頻在網上廣為流傳。靖邊警方表示,由于該系列案件涉及范圍廣,牽扯人員多,時間跨度大,涉及其他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正在進一步深入調查

[摘要]今年以來,一則名為“百人舉報靖邊黑社會”的視頻在網上廣為流傳。靖邊警方表示,由于該系列案件涉及范圍廣,牽扯人員多,時間跨度大,涉及其他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正在進一步深入調查。

△陜西靖邊道路旁的“掃黑除惡”宣傳標語。

“羅海清在靖邊已經有十多年了,大家都知道,惹不起。”陜西靖邊當地多位居民告訴記者,這里有一個“最大的黑社會”——羅二。

高利貸、綁架、強迫交易、詐騙、搶劫財產、收取保護費、毆人致死……

今年以來,一則名為“百人舉報靖邊黑社會”的視頻在網上廣為流傳。視頻公布后,引發眾多網友關注,視頻播發短短兩天,點擊數量已經超過90多萬。

6月22日到26日,上游新聞記者(全國新聞熱線:[email protected])見到了制作、發布上述視頻的榆林華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華慶地產”)負責人常亞峰等多名舉報人,并實地進行了調查。

販黑油起家的羅二,其子當街圍毆致人死亡

△位于陜西靖邊的榆林煉油廠。

靖邊位于陜西省北部,地處毛烏素沙漠南緣,雖然自然條件艱苦,但石油資源豐富。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在靖邊建設了榆林煉油廠,通過十幾年的發展,該廠現裝置原油一次加工能力為200萬噸/年,二次加工能力為80萬噸/年。

石油“黑金”給當地帶來了繁榮的同時,也給不少人攫取非法利益的機會。

羅海清,小名羅二,陜西榆林橫山人,今年50多歲,有兩個兒子羅建宇、羅云。靖邊許多居民都知道,“早年間,羅二靠販賣黑油起家的。”

“羅二沒啥文化,一直在街上混,后來榆煉來了幾個老家橫山的廠領導,他就和廠領導攀老鄉。”當地知情人告訴記者,從上世紀90年代起,羅海清就利用老鄉關系,和榆林煉油廠的職工內外聯手起來,用各種手段盜取石油,然后再把偷來的石油賣出去,從中獲取暴利。

2006年前后,榆林煉油廠一原廠領導去世,“羅二去參加葬禮,抱住棺材直嚎,人都說比親兒子還親”。

羅海清等人靠非法販賣黑油發家后,糾集、網羅了不少當地社會閑散人員為其辦事,并開辦了一家名為寶峰的公司,“那幾年,只要羅家一說話,街上的地痞流氓就一呼百應去賣命,都曉得出了事,羅家也能擺平。”

“前幾年我們修房子,突然來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現場要保護費,我們沒有辦法就給了6萬塊。”榆林靖邊30多戶居民反映,他們在修建房子時,羅海清等人收保護費,并稱如果不繳納保護費,就會對他們進行恐嚇、毆打。

2003年5月11日,羅海清的兒子羅建宇騎摩托車時與當地榆林煉油廠職工張強山發生口角,將張強山毆打致死。

張強山妻子回憶,當時羅建宇等人在路上騎摩托,張強山也騎著摩托車從旁邊超過,兩人隨后發生了口角。后來,羅建宇叫上了其弟羅力、魏治源、劉亮亮等六人,一起到榆煉家屬區附近,找到了張強山,對他拳打腳踢。

當時,張強山在地上撿了一塊磚準備自衛,但被奪去。打斗中,羅建宇等人用磚頭在張強山頭部猛砸,羅力搶過路邊小販蓋瓜子盆的玻璃,砸中了張強山的胸口。

打人之后,六人騎摩托車逃離現場。張強山被送到醫院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日下午1時30分許死亡。

彼時,張強山的小兒子剛過百日。

羅建宇、羅力等六人先后投案,后經當地法院審理,判處羅建宇有期徒刑十年,羅力有期徒刑四年。

蹊蹺的是,羅海清的這兩個兒子在服刑后幾個月便出獄了。

“后來法院將羅海清兩個兒子改判為從犯,關了一段時間就放出來了。”對此,張強山妻子及其家人很不滿,曾多次申訴未果。

事發后,張強山的父親一病不起,于2006年去世,張強山的妻子依靠打零工獨自撫養三個孩子,照顧婆婆。

△判決書中,檢方的指控。

上游新聞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羅建宇、羅力還與發生在靖邊的多起故意傷害案有關。

政府返還村民墊付的3400萬修路補償款被取走

利用各種手段,編織關系網,羅海清以及其家族成員的財富越滾越多。

羅海清與其子羅建宇、羅力(羅云)名下目前共有五家公司,分別是靖邊縣海納置業有限公司、靖邊縣瑋東工貿有限公司、靖邊縣正浩商貿有限公司、靖邊縣豐瑞商貿有限責任公司、河南阜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靖邊分公司。

2005年之后,當地房地產業開始興起,羅家父子也頻繁利用各種非法手段,涉入其間,插手謀利。

2007年,靖邊開始修建南環城路,征用了玉家洼村110.97畝土地,由羅海清名下的靖邊縣海納置業有限公司聯合其他公司共同開發。2009年,當地村民自籌墊付了建設費用款3405.9538萬元。當時,靖邊政府部門承諾補償返還,但遲遲得不到落實。

當地財政部門負責人對上游新聞記者稱:“玉家洼村民小組的征地款和地上附著物補償款共計3400余萬元,縣財政局把這筆錢轉到了鎮財政所賬上。2014年底我們得知,該筆補償款由羅海清、羅建宇父子取走。”

玉家洼村負責人向記者表示,該村75畝土地現歸于羅海清名下公司所有,并在沒有招拍掛等手續情況下,建成一處停車場,并開發了商品房。

“我們多年反映,都得不到解決,還經常受到羅海清他們的威脅。”多位玉家洼村村民無奈地說。

打砸搶綁架,爭奪地產生意

△位于靖邊縣城中心的華慶雅苑住宅小區售樓中心。

除了騙取征地補償款,非法開發樓盤,一些地理位置優越,價值高的地產項目,也被羅海清列為目標。

2010年,華慶地產以出讓方式取得靖邊縣張家畔鎮長城路東龍山路北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辦理了建設開發“華慶雅苑”住宅小區相關手續,并于2011年11月取得《靖邊縣商品房預售許可證》,預售樓號為000033“華慶雅苑”住宅小區1、2、3、4號樓。

記者實地看到,該小區位于靖邊縣城中心,交通便利,是當地的優質樓盤。

由于資金周轉需要,華慶地產向原當地榆陽區農商銀行橋頭支行行長任鈴、榆陽區輕工局辦主任任振飛(任玲丈夫)借貸。任玲利夫婦自2010年3月15日起,先后放貸5310萬元。華慶地產先后向他們償還了2645萬余元,剩余的2664.732萬未償,雙方發生了合同糾紛。

糾紛之際,羅海清介入此事。

據當事人介紹,2015年11月,羅海清、任玲等人,將華慶地產原法定代表人白雙人帶至一酒店對其威脅恐嚇,白雙人最后與任振飛當場簽訂一份《抵債還款協議》,將2664.732萬元借款變成1.5億元的債務,并以“華慶雅苑”307套房屋低價抵償債務。

“我們當然不認可,這樣的協議是非法的。”華慶地產負責人常亞峰表示,雙方就協議多次協商未果。

2016年5月,任玲、羅海清、羅建宇、高飛、馮偉等三十多名人,手持刀棍闖入“華慶雅苑”小區。

根據當事人提供的視頻顯示,羅海清等人大肆毀壞小區門窗,并恐嚇、辱罵、毆打工作人員,強行占據了小區售樓部和物業辦公室。靖邊縣公安局對羅海清等人進行了治安拘留五日的處罰。

“2016年10月,他們再次帶領二三十名人員闖入華慶雅苑進行打砸,搶劫了小區的房產,并控制小區經營權,我公司工作人員被嚇地四處逃離。”常亞峰說,任玲、羅海清等人強行奪取了華慶地產售樓部、物業辦公室經營權,并于同年12月13日,將該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李彥東強行從榆林帶到靖邊,前后拘禁了25個多小時。

據李彥東描述,當日,羅海清一伙人將他從榆林強行綁架至靖邊,拖拽至華慶雅苑小區26樓房間內,逼迫其簽訂一份授權賣房的委托書。當時,李彥東并沒有答應,羅海清等人就扒光了他的衣服,抓住頭發摔倒在地,并不讓休息。

今年2月,華慶地產發現任玲等人私刻偽造了該公司“合同專用章”賣房。公司報案后,警方搜查到兩枚印章,一枚是華慶地產的“合同專用章”,另一枚是“靖邊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印章,兩枚印章被送往榆林市公安經司法鑒定確認為私刻偽造。

至2017年7月,羅海清、任玲等人利用私刻偽造的印章,共出售“華慶雅苑”房屋28套,總價值3000多萬元,并還向小區業主收取大修基金、物業管理費等費用70余萬元。

警方在本月對此事進行的通報顯示,今年以來,警方先后接到榆林華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報案和群眾反映羅海清、任玲等人的違法犯罪線索。

據上游新聞記者了解,2月22日,靖邊警方成立了專案組,經初步偵查,羅海清、任玲涉嫌合同詐騙、偽造印章罪,已被拘留羈押于靖邊縣看守所。

靖邊警方表示,由于該系列案件涉及范圍廣,牽扯人員多,時間跨度大,涉及其他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正在進一步深入調查。

文章評論

Top 3d胆码